中国养老机构之现状观察
 
 

导读

老龄产业需求旺盛,供给不足,市场空间潜力大。但是,政府和市场、政府部门之间、盈利和非营利、公办和民营、失业和就业、生存和发展这六大深层次的问题必须弄明白。

一、中国老龄产业现状

 

2013年在国务院35号文、40号文的鼓舞下,中国养老产业正式启动。2014年政府密集出台了20多项政策,2015年政策出台速度减缓,以消化吸收落实为重点,2016年开始走向法制法规建设及十三五规划。政府的核心任务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不断加大社会保障力度,重点关注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体系的构建,推进PPP模式的养老产业发展,推进十三五规划的制定与实施。

 

中国的基本养老策略是9073,即90%居家养老,7%社区服务,3%机构养老。按照3%入住机构的判断,目前2亿多老人,已经拥有670万张床位,应该是达到了标准,当然空置率的问题、失能床位不足的问题依然突出。按照每年新增老年人口1000万的速度,到2023年左右,中国老年人口应该突破3亿。3亿老年人如果仍然按照3%入住机构的需求,那时的总床位数应该达到900万张左右,大概还有230万张左右的增量。由此判断,床位数增加的空间有限,失能床位比例需要增加、空置率的问题需要解决。否则,继续加大投入建设床位是没有意义的。

 

社区服务仍然是国家养老资源配置的主战场。我国正在构建从向活力老人提供的基本居家服务到介护介助辅助的社区服务,再到养老机构、社区护理院等类型的三级社区养老服务网络的大版图。从养老产业发展看,2013年之后最先杀入的是养老地产。上千亩地、上千张床来做养老的项目随处可见,大型养老综合体、大型CCRC社区等。这些远郊大盘、近郊养老综合体、CCRC,以及城市中养老机构、老年公寓、康养结合机构、护理院等涵盖了中国大陆几乎所有的养老项目类型。在地产开发商、险资、国企央企和地方政府的通力合作下,我国养老床位数一路高歌猛进,从几年前的不足300万迅速增加到了670万张,但同时伴随着48%的高空置率。尤其是夹心层老年群体,不够政府保基本,企业高大上的又住不起,而这些中等收入群体、尤其是失能、半失能、失智、高龄、空巢老人的问题又是中国最急需解决的,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中国养老产业。

 

二、中国养老产业凸显的深层次问题

 

1、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

 

过去中国大陆养老机构基本是以政府为主导的公办,几乎没有什么营利性的存在。现在市场格局变了,政府只保基本,把一个庞大的养老群体推向了社会,由社会力量来承担养老服务。社会力量要接政府的盘,至少需要满足三个条件:

 

首先,社会资本能进能出。目前如果投非营利的话,资产不能抵押、收益不能分红,社会资本能进但不能出,只能投营利性的。而中国市场要解决的主要是非营利性、保夹心层养老服务的问题。

 

其次,实体经营必须能够活下去、能生存。

再次,人才必须能留下来。

 

这三个基本问题不解决,市场是没有办法承接的。

2、政府部门之间的关系

 

这是国家体制上的障碍。医养结合的主管在两个部门,医管医,养归养,二者之间的主导、权力、责任、资源、支付体系怎样融合?在这样的障碍下,同时服务于养老的两类人,分别在两个不同的体系内,在同一个养老机构服务同一个老人的时候,在一体化连续性照护服务过程中就会发生职责划分不清、边界模糊的问题。中国讲的医养结合,也就是台湾所说的长期照护,到底谁负责把各种相关资源整合在一个体系里,统一规划统一实施,这个问题不解决,医养结合推进得就非常困难。

3、营利和非营利之间的关系

 

过去养老服务是纯福利性的,是政府提供的,这是完全的公共产品和服务的供给。另一端,是现在一些企业做的高大上的纯市场化的产品和服务,是由市场供需关系决定的。那么中间这一段,既不是完全福利性的,也不是完全市场化的就是我们所说的非营利性的养老机构,他们的存活问题到底怎么解决?非营利可不可以营利?可以营利但不可以分红?企业做养老就面临非常艰难的选择。

 

为啥要做非营利呢?政府可以买一部分单、免税甚至划拨土地,给一次性床位建设补贴和床位运营补贴等优惠政策。但面临融资难的问题,资本进来,你不能分红,资本怎么把钱收回来呢?所以现在很多企业只能左手做营利,右手做非营利,左手右手来回倒,其中其实就产生了很多不合法的违规交易。

4、公办和民营之间的关系

 

中国大陆的特点是公办或者央企和国企的养老项目,从资金获得、审批、信任等方面都能获得非常好的条件,从2016年开始,大型央企和国企杀进来收购民营企业,这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进入了养老市场。

5、失业和就业之间的关系

 

中国每年面临千万人口的就业问题,其中七百万大学毕业生,三百万产业工人转型下岗等,而养老产业刚好缺少千万的照护人员(四千万失能和半失能人群按1:4的照护比计算),现在一线的养老照护人员只有50-70万。这么大的养老照护缺口,却又有这么大的就业压力,这种劳动力结构失衡问题有很多原因,政策引导下的劳动力转移十分重要。

6、生存和发展之间的关系

 

目前做养老的生存现状是,超过60%左右亏损,10%左右微利,30%左右持平。养老运营的二八定律,入住率达到80%的时候,净利率一般在8%左右。

 

我国养老产业的现状是:养老需求旺盛但供给能力不足,与老年市场的巨大潜在需求相比,国内养老市场的供给能力并未能与之相配。我国属于未富先老的国家,目前养老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2014年,我国60岁以上老人每千人床位数27.2张,仅为国际标准规定的一半左右,存在较大差距。

 

2014年,我国养老产业的市场容量为4.1万亿,占GDP的6.44%,与美国22.3%、欧洲20.1-36.8%的比重相比仍有较大差距,预计到2020年,我国养老产业的市场空间将达到7.7 万亿,到2030年有望实现22.3 万亿。随着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老龄人群支付能力的提升,超过20万亿的养老市场规模静待挖掘。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1 中老年学会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