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未来,一切与“养老”有关
 

如果说,养老是一个产业,我们看好的是产业未来,但当我们真正进入这个产业时,大多数企业往往只看到以养老机构为核心的养老服务,而且,往往走着走着,就把它当成了养老的全部,这涉及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

 

养老产业到底涉及哪些领域?

哪些领域市场空间值得进入?

哪些是新业务,哪些是在原有业务上的+养老?

如果不做养老机构,还有别的选择吗?

 

01/

养老机构发展困境

 

2013年被称为“养老产业元年”,这之后,以高端养老机构为代表的养老行业发展迅猛,从理念、到产品,进行了跨越式的迭代,“连锁化”、“规模化”、“10000张床”几乎成为所有布局养老行业企业共同的发展目标与愿景,然而好景不长,一旦这些高端项目开业后,就会遇到“盈利模式困境”:低入住率、收费天花板、运营成本高居不下.....

 

第一个项目落地,是从"0到1"的打造,其核心就是探索盈利模式,找到生意逻辑

 

 

 

盈利模式不存在,导致很多品牌开始放缓发展步伐。

 

如“保利在2015年宣布5年全国布局80家和熹会,北京万科在2016年宣布用2至3年北京区域将以北京为主拓展约20个养老项目”,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口号式的发展计划已基本画上时代的句点,再好的愿景也需要利润的支撑,这是万古不变的生存法则,团队可以不对结果负责,但老板却要为结果买单。

 

诚然,不排除有些企业确实通过养老获取了一些其它利益(土地、政府关系、品牌价值等),但这绝不是大多数,而且也绝不仅仅因为养老,养老是充分条件,但不必要。复杂的利益都需要复杂的获取方式,绝不是外人看到的那么简单,就好像所有做养老的企业都想做“共有产权房”,谈何容易啊。没有养老思维,养老作为新业务的尝试在短期内只能是一种尝试和维持。

 

然而,比找不到盈利模式更可怕的,是一线城市项目资源的难获取和政策审批端的收口

 

以北京为例:随着长租公寓领域的疯狂扩张,合法、优质物业资源租金水平进一步上涨,除非房东有“情怀”或者项目存在明显“瑕疵”,否则养老几乎没机会、没能力去异业PK;另一方面,政策端早已或明或暗的开始抑制养老机构的发展:

 

  • 原因之一是北京市部分区域早已完成或超额完成床位发展目标,需要控制增量,同时以养老照料中心为代表的“一事一议”特批政策开始收紧,“特殊物业”的审批窗口已基本关闭,养老在现行体制内仍属于“计划经济”。

     

 

备注:如石景山、昌平等区域2014年底时以超额完成2020年床位发展目标,主城区虽存在床位缺口和市场需求,但高昂的租金水平使得养老无法获取,远郊区县虽然具备一定的床位缺口,但市场需求不足。

                                ——数据来源《北京市养老服务设施专项规划》

 

  • 原因之二是北京市将近50%的养老床位长期空置,在已完成“量”的基础上,政府现阶段核心任务转变为“调结构”,盘活“大量闲置养老床位”是养老机构的核心任务,而非追求增量

 

  • 原因之三是以消防、多审合一为代表的“养老机构设立许可证”前置审批条件的审批难度进一步加大PS:千万不要看了克强总理“关于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证取消”的新闻,就误以为审批窗口放开,而忽略了那些艰难的前置审批),导致部分养老机构实质上无法取得养老手续,转而注册为酒店等业态,这种没有办法的办法会为长期运营带来极大经营的风险。

 

于是,以北京和上海为代表的一线城市成为各企业的“养老战略高地”,是在市场、在行业、在政府、在产业资源等方面打品牌的桥头堡,形象意义远大于经营意义,规模化扩张更是难上加难。

 

 

 

聪明的企业如椿萱茂,虽尚未实现盈利,但早已开始全国化布局,二线、次二线省会城市必将是下一波养老项目连锁化、规模化发展的黄金机会。

 

对于养老机构,运营可能不是最终的盈利出路,而项目资产和项目、牌照资源的可能是真正的核心,像所有发达国家一样,“长期照护险”一定是中国养老的真正窗口,到那时,拥有众多项目和合法牌照的企业将势不可挡。

 

02/

养老机构以外,我们是否还有别的选择

 

无论上海的‘9073’,还是北京的‘9064’,对于养老机构,面对的主力客群是3%或4%老年人群中,x%愿意入住养老机构的客户规模,而这x%中最终能住到某个养老机构的概率就更少,因此我们会清醒的意识到:养老机构在养老产业中的市场份额在经过这3次百分比的叠乘后,市场规模似乎不那么可观。诚然,机构养老是养老产业、养老服务的核心,但或许并非是最大的商机

 

如果我们用互联网的生意逻辑去评估养老市场,按照互联网进入一个行业的3个判断条件去看:规模、刚需、高频。显然,定位刚需为主的养老机构在客户规模上就不满足大生意的逻辑,而我们之前似乎也狭隘了“刚需”的定义,其实不同年龄、身体状况、生活背景、消费能力的老人都有属于它那个群体的“刚需”。

 

下面,分享两个比较有意思的细分市场: 

 以老年旅游市场为例:

根据2016年中国老龄产业协会老龄旅游产业促进委员会与同程旅游联合发布的《中国中老年人旅游行为消费报告2016》的大数据调查结果显示:

 

 

 

 

中老年人旅游消费意愿高达81.2%,旅游消费认知水平不输年轻人,消费意愿强烈,对于大多数退休的老年群体,“出去走走”是刚需。

 

出游时间灵活,中老年人最有资格“说走就走”,具备高频基础。

 

 

从目前国内老年旅居、旅游市场的相关数据看,市场空间和发展增速远远大于养老机构,且存在明显的消费、服务、产品升级机会,聪明的养老团队开始把机构做“平台”,而非“床位”,大力发展老年旅游市场,改变了传统养老机构的商业模式

 

以老年生活用品市场为例:

大家可能在电视上看到过“足力健老人鞋”的广告,一个单一的老年鞋品牌居然可以做得起CCTV5电视广告,这似乎不太可能,于是查了一下相关资料,据不准确数据:

 

足力健年销售额可能将近10亿,这是何等可观的养老市场!对比养老机构,如果达到年销售额10亿,假设按照客户年均10万的消费,也需要1万张养老床位,而这1万张养老床位规模需要多少年才能实现?又需要多少资金投入?更不用谈投资回收期和利润率。

 

足力健主力销售渠道分为:电视广告400电话、线下实体店,以及线上网购,我们仅仅以足力健在天猫TMALL和京东JD的官方旗舰店为例,其销售量可见一斑:

 

相比而言,同样做老年产品生意的很多适老化、护理产品的企业生存现状却很艰难,所以说很多生意不是没需求,而是还没找到。

 

以上2个案例或许不是特例,我们可以预见:老年金融理财、房产代管、老年社交、老年就业、老年健康管理、老年健身康复、老年公益等领域也存在巨大的市场空间,但肯定需要用不同的视角和打法,目前主流企业的打法很难成功。

 

其实,如果我们换个角度,把养老产业看做“老年人的生意”,不再把养老刚需“护理画上约等号,就会发现围绕老年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实都是生意,绝不仅仅是以养老照护为核心的养老服务业,这就是养老产业的商机与未来

 

养老未来,一切与“养老”有关。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1 中老年学会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