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养老体系面临破产 日本养老危机只排第二
 

世界老去的速度和后果远超我们想象。

近日,日本老年学会公布了新提案:老年人的定义由现在的65岁以上更改为75岁以上。

这样,那些65~74岁的“准老年人”就可以补充到劳动力市场。因为年轻劳动人口日渐减少。养老体系已处在崩溃边缘。

日本2017年度预算:老龄化支出达32.5万亿日元,占了预算总额的三分之一

日本是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四个人就有一个在65岁以上。人口连续多年负增长,2015年日本的死亡人数突破130万人,同年出生人口已降到100万人以下。

这也是全世界即将面临的问题。

二战后“婴儿潮”的人口高峰在最近几年间大量退休,人口老龄化和经济放缓冲击着每一个国家的养老体系。

中国正加速进入老龄化社会,预计2030年左右中国人口将出现负增长,2030年中国超过65岁的老人预计将超过2.3亿人。

德国、俄罗斯、日本和意大利等大国,现在已经是人口负增长的状态。

美国从2011年1月1日开始,平均每8秒钟便有1人踏入退休年龄。其后的19年,每天将约有1万名美国人迈入65岁,“婴儿潮”的退休正掀起一场“开支海啸”。

激增的养老支出、放缓的经济和沉重的债务、年轻人高昂的生活成本,成为未来全球经济无法解开的矛盾。

全世界养老体系面临破产!

WHO公布了以2015年数据制作的全球老龄化图表。

2015年只有日本一国60岁以上人口占30%以上,到2050年,中国、伊朗、加拿大、新西兰和欧洲大部地区都进入了这一范围。基本除非洲部分地区以外,全世界大部分地区60岁以上人口比例都在10%以上。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全世界都出现了补偿性的人口出生高峰,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婴儿潮”,全世界的人口从1945年的22亿,增长到1975年的40亿。

30年,几乎翻了一番。

亚洲的婴儿潮,在过去的几十年,贡献了大批廉价劳动力,这批廉价劳动生力军协助推高生产力,带动国家收入增长。

如今这股趋势开始逆转,婴儿潮时期出生的庞大人口逐渐老龄化,须要年轻一代来供养。

“人口红利收割期”转变为“人口赋税期”。

日本的“多死社会”只是序幕,这个世界的主要经济体都面临着老龄化的困局。

养老危机已经在发生。

- 还是从日本说起。

2016年,日本神奈川县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凶杀案。一位年轻人趁着凌晨夜色,持刀闯入福利院,大肆砍杀,一共造成 19 人当场死亡,20 多人重伤。这是战后日本最严重的杀人事件。

杀手自白:“老年就该死。”

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2014年,普通日本中产阶级家庭,夫妇两人每月领取的养老金为21.8-23万日元。

东京中等偏上的养老院一个月要支付20~40万日元的费用,入住时还要一次性缴纳入住金,正常是月额的3~6倍左右。即便是很差的养老院,每个月费用也要在13万日元左右。仅靠养老金显然杯水车薪。

欧洲的老龄化形势同样严峻。

- 希腊

传染至全欧希腊债务危机根源之一就是人口老龄化。

希腊是欧盟国家中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2010年希腊的公共养老金支出占GDP的11.6%,

老龄化保障的财政支出快速飙升,人口下降导致的生产力、消费力、发展力的下降,收入无法覆盖支出,最终只能通过政府举债弥补缺口,并最终导致政府债务危机。

- 德国

世界上最早建立养老体系的德国,同样面临着养老危机。

目前德国65岁以上人口已近占了总人口的20%以上,预计到2030年,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位65岁以上的老人。

2015年德国养老金支付出现40亿欧元的赤字,预计到2018年赤字额将增至80亿欧元。

德国法定退休金水平一直在持续下降。德国养老保险联合会公布的数字显示,工龄满45年的退休人员的退休金已经从2000年的53%降至目前的48%,2030年预计仅为43%左右。

以月收入2000欧元的全职工作者为例,到2030年,其可获得的法定退休金为870欧元,相当于目前净收入的43.5%,再除去医保,此人2030年每月的收入为800欧元,也就是在贫困线以下。

德国政府开始想辙了。

1、退休年龄由65岁延长至67岁,将来还要延长至69岁。

这一政策的持续性有待商榷,默克尔后任政府是否会以提早退年年龄作为筹码争取选民支持尚不得而知。

2、优待难民,增加劳动人口。

导致恐怖袭击不断,民怨四起。

被誉为拥有最健全养老制度的德国,如今却也焦头烂额。

花旗银行2016年3月发布报告,世界经济合作组织(OECD)的20个成员国(包括英国、法国、德国以及其它的几个西欧和中欧国家,还包括美国、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面临的养老金缺口高达78万亿美元。几乎相当于2015年全年全球各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总和。

英国英杰华保险公司2015年的数据称,英国养老金缺口为3790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6%,为欧洲最高。

德国和西班牙紧随其后,养老金缺额分别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4%和18%。

前几年的金融危机,多投资型养老基金损失惨重,而欧洲央行实施的零利率,更让养老金池的增值成为空想。

去年,全球最大养老金基金、拥有1.3万亿美元资产的日本养老金基金(GPIF)最近宣布上一财政年度账面亏损510亿美元。公告中称主要因其持有的股票价格下跌和日元升值,造成净值缩水。

一面是巨大的养老压力,一面是巨大的养老金缺口。如何从万丈深渊中自我救赎?

或者,这本就是个无解难题,世界各国政府的养老体系都将面临破产。

中国式养老,实质是养小

中国的养老危机,相比欧美,更加严峻、复杂。

联合国预测,到2020年我国65岁以上老龄人口将达1.67亿人,约占全世界老龄人口6.98亿人的24%,全世界四个老年人中就有一个是中国老年人。

中国老龄人绝对数量大,甚至比日本整个国家的人口还多,而且还是世界上老龄化最快的国家。

2050年,中国将有近5亿人口超过60岁,超过美国人口总数。

而老龄化最严重的日本,人均GDP是中国的6倍,美国的人均GDP是中国的8倍。他们是富裕的老龄化。

“未富先老”,则是中国未来老龄化的状态。贫困的老龄化将导致人均财富与养老需求之间的缺口将更大。

法国农贸银行2016年报告预计:

中国将从2020年开始受到人口急剧老龄化影响,国民储蓄率将下滑,并且下滑程度将强于投资率下滑,最终将引发外部盈余(顺差)逐渐减少至消逝。全球储蓄率也将同步下滑。

中国将因此从堆积海外资产转为出售海外资产,这将导致全球金融市场的境况恶化。

2020年,中国就业人口比例和生产收益的下滑将引发潜在增长的走弱。经济增速可能会回落至3.5%左右。全球经济活跃度将因此减弱,全球大宗商品的消耗也会因为中国而降低,这会引发大宗商品价格走低。

而更复杂的,中国的老龄化社会将是个被高房价挟持的社会。

“4-2-1(双方共4个老人,夫妻2人,1个孩子)”结构的老龄化导致年轻人隐形负担越来越重,这只是其中的一方面。

另一方面,大量年轻人在啃老。

从全社会来说,年轻人创造的经济产出在提供养老保障;但从家庭层面,却是老年人拿出一生积蓄和退休金给下一代买房。

这是一个畸形的循环。也就是说中国的养老体系逐渐加重的同时,老年人也在供养年轻人,甚至年轻人的下一代。

最典型的体现是在买房上。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报告显示,97%的受访一线城市年轻人表示身边人买房要靠父母。

捆绑父母买房已经成为中国买房的常态。

这时养老已经是个伪命题。

房子的压力,让这传承千年的道德伦理只能靠边站。

泡沫吞噬两代人,高房价吞噬着年轻人的努力,也吞噬着老年人的养老金。

同时被吞噬的,还有经济的增长潜力。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1 中老年学会 Power by DedeCms